南瓜

南瓜

【全职高手】欢迎您来到地府十三局 终篇

一叶:

终篇·千年调




天上乌飞兔走,人间古往今来。万般回首化尘埃,只有青山不改。


十三局里依然忙忙碌碌,六组的黑无常上面去抓人回来,八组的白无常也总是抱团执行着各种大型任务。慕名而来寻找叶修的小青年们这次终究失了望,原来,斗神叶修在前年便已经辞了职,交出自己的工作证,跑到奈何桥边支了个摊子卖臭豆腐。


他的臭豆腐摊没人光顾,总是冷冷清清。他到是不介意,就坐在奈何桥边上,一边抽着烟,一边百无聊赖。




前段时间他去了趟人间,一边是应了朋友的请求帮忙找个旧人,一边是心里总觉得怀念。


人间的景致那样好,湖边满是荷叶,偶尔有几朵荷花点缀其上。再远一些有人在池塘的淤泥里挖藕,白胖的藕还带着淤泥被挖了出来,人们脸上都是喜悦的笑容。


叶修抽着烟,在河边漫步。


他听见有人在不远处对着歌,还听见鸟鸣,听见风吹花落。


唐柔告诉他,蓝河曾经找到过王杰希,他说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,你想知道吗?


叶修继续走,他转过一个山坳,却被眼前的景色震撼——一条宛若碧落映洒的大青江蜿蜒曲折流过,两侧是高耸的悬崖,整座山满是黄色的花朵,一片一片的,漫山遍野。


“若是把我的一魂三魄都给叶修,他就变得完整了,也不会再出现那样狂暴的情况了。”


唐柔一字一句的给叶修讲,那会儿蓝河的表情是怎样温暖柔和,那会儿在场的王杰希和自己,是如告知他那个念头听起来有多荒唐与疯狂。


“可是蓝河这个人,就算表面上看起来很好相处,一旦下定主意,就会十头牛都拉不动。”叶修说。


唐柔点点头,她说对不起,我们能想到的办法,便是如此。


——叶修一直走,一直走,直到天色黑透。


他走过村落,走过城镇,走过都市,走过万家灯火。


不远处,一座桥边,背着书包的少年正站在小吃摊边,呆呆望着油锅里的臭豆腐。


这孩子看起来有些呆啊……叶修想,不知道日后会不会把自己家打扫得格外利索。


孩子只是站了一会儿,却没有买。他好奇原因,然而那孩子只是背着小书包,吧嗒吧嗒的往前走着。


邻人感慨这孩子总是有事没事的说会做很长很长的梦,整个人神神叨叨的,明明是虚构的故事,却讲得有声有色、头头是道。


叶修站在巷子口看了那孩子好久,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于楼宇之中。




回来后他便辞了职,在奈何桥边支了个臭豆腐摊。


偶有兜里塞着钱准备去转世的人跑过来买上一串,更多的,则是还未适应喝完孟婆汤后的那种晕晕眩眩。


苏沐橙有时候会来,带着日益壮阔的十三局成员。叶修事件之后冯宪君便退了位,喻文州竟然没接他的位置,而是推给了苏沐橙。


苏沐橙俨然已经有些楚云秀的架势,只是她始终学不来楚云秀那种云淡风轻的架势做派。


叶修问她你身边那个不动声色的忍者小子呢?


苏沐橙笑说他不爱吃臭豆腐,每次我说来找你,他便默默离开。


叶修夹着烟说这样不好吧?来,沐澄,这串儿的辣酱多。


苏沐橙口齿模糊:有什么不好,我一个女孩子家的蹲在路边吃臭豆腐,让他看了,多多少少也不好。


她告诉叶修喻文州和黄少天还会在edge寻找魏琛,他们真有毅力——难道不觉得是牵绊吗?


叶修却说,你不知道对于咱们这种活了快千年的人来说,能有份儿这种牵绊、束缚,还是挺幸福。


苏沐橙用豆腐签子指了指叶修,与对方心照不宣的笑了笑。




再然后他看见那曾经的张佳乐跟随孙哲平一起来到了地府,便没有再转世,没有再进入轮回。他问过孙哲平,你怎么能在人群之中第一眼就看见他,即便容貌改变。


孙哲平挑眉指了指脑袋指了指心,“这里不会变,什么就都不会变。”


叶修感叹说大孙你可以去当哲学家。


孙哲平拉着张佳乐头也不回,“那样的话,心太累。”


他们始终还是洒脱的青年,叶修想。他多多少少有些羡慕,便自己哀伤的多炸了两根臭豆腐干。




偶尔周泽楷会因为任务经过叶修的摊子,他微笑着对叶修点头示好。叶修抓着对方的手,说哥生意不好,你来捧捧场。


周泽楷笑着说,小江爱吃。便欢天喜地买了回去。


叶修觉得周泽楷长得那么帅,最近又成了六组的组长,于是每次在给江波涛买回去的臭豆腐块儿上多加麻加辣——这种秀恩爱的,为什么不被烧死?




他在奈何桥边看过太多太多的人,一对已然年迈的男子手拉手走过叶修,冲他微笑示意。叶修却怎么都想不起来那两人究竟是谁。他想,自己也许也有了健忘的毛病,还是说,因为时间太久,他也不稀罕记得这种事情。


那两人在奈何桥上拥抱,亲吻,继而忘记彼此,投入轮回。


一次又一次,叶修依稀记得好像曾经自己在哪里看过这样的场景,但是那都是过去的事,与自己又有何干。


他的臭豆腐摊就这样一直摆着,一直在奈何桥边,从白天到黑夜。他把头埋在双臂之间,天地便安静到死寂。




后来,有人来了,吧嗒吧嗒的,走向那桥边的臭豆腐摊子。


“店家,请问这臭豆腐怎么卖?”


叶修猛的抬头,看向那青年,他的嘴边融起了笑,纵然那笑容饱经风霜——他说,不卖,但是如果你想吃,我可以请你——


“我叫叶修,你呢?”


那青年眼中充满讶异,而后,慢慢也笑了起来。


“蓝河。”


他说。


“你好,叶修。”




全篇完




20天,十万字妥妥的。


谢谢各位捧场。



评论

热度(226)

  1. 南瓜五季 转载了此文字